在我们时常行经的街巷外、古厝旁,还有哪些罕为人知但不容忘却的忠义故事?

除了司空见惯的「爱国」之外,这条忠义之路的源头究竟在哪里?

儒家与儒者,怎样与这片土地、这个民族的命运呼吸与共?

历史,到底该与我们的现代生活发生什么关系?

我们,又应如何向历史与未来交代?

2019-01-19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历史学博士生/孔阳国学工作室青年儒者王兆珅来到了广州,举行了以「粤海青天——儒家与忠义岭南」为题的精彩讲座。

参会的学友为孔阳国学工作室广州修习分会的学友,主要来自广州周边,更有东莞学友包车组团过来参与。

讲座中学友们认真倾听和记录。

学友们提问和兆珅学友精彩答复

      

以下为内容回顾

 

首先,兆珅学友引用《论语》中的话,「志士仁人,有杀身以害仁,无求生以害仁。」,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有引用了朱子的话,但当自尽其道,则所值之命,皆正命也。(《朱子语类》卷4)

儒家有比生命更值得坚守的东西,那就是仁义。

 

首先讲宋元战争的历史。

发生在岭南土地上最悲壮惨烈的莫过于厓山海战。

在这里,10万南宋最后的军队和政权被消灭。而宰相陆秀夫则背着小皇帝跳海自杀,太后亦随之跳海。

后宫及诸臣多从死者,七日,浮尸出于海十余万人。(《宋史》卷47〈本纪第47·瀛国公二王附)

而彼时,被元朝俘虏的文天祥在元军中,看着南宋的消亡,写下了〈二月六日海上大战国事不济孤臣天祥坐北舟中〉 一文。

 

 

   继宋之后,而有明起。

「山河奄有中华地 日月重开大宋天」

「国朝以理学开国」

岭南儒者辈出,著名的有

陈献章(1428—1500),白沙,广东新会人

•湛若水(1466—1560),甘泉,广东增城人

•方献夫(1485—1544),西樵,广州人

当时明朝深受阳明心学影响,全民皆儒。

明末,岭南民众为了自己的尊严抵御满清政权,忠义之士辈出。

有张家玉/陈子壮/陈邦彦/黄公辅/王兴等人。

清人入关,攻城略地,屠戮之惨,人理灭绝。余 握管至此,几于一字一泪,有不忍书而不忍不书者。明室渡江,庙堂上下,前仆后继,甘死如饴, 其义烈忠忱,直足耀日星而动河岳。(钱海岳《南明史》序)

 

   明朝虽亡,但是民间试图恢复明朝的仁人志士一直在行动。至今还可在电影等作品中见到。

此活动一直延续到清末,继之而起者有革命志士。

有为革命献身的第一人陆皓东,也有为革命献身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

革命成功之后,孙中山先生带领百官即赴明太祖陵祭祀。

从宋到今,岭南大地站起了无数为了自己尊严,为了文明的高度为之献身的志士仁人。到如今,我们享有经济物质发达的生活,尤其珠三角,物质丰富。但我们要与古人怎样一个交代?

所谓的历史,虽然只是排布在几张白纸上的墨水而已,但是,它却可以让人和几百上千年前那些跟自己毫不相关的古人站在一起,想他们所想,做他们所做。

孟子说「百世之下,闻者莫不兴起。」这是在讲历史的作用,是说听了那些古人的事迹,会让顽劣的人变得慷慨,懦弱的人立下高远的志向。即便过了再长的时间,听说了他们故事的人也会拍案叫绝、应声而起。

嘉定城破时黄淳耀说「异日虏氛复靖,中华士庶再见天日,论其事者,当知予心」。须知,历史不应当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也不应当是胜利者的抹布,即便再过一千年、一万年,不正义还是不正义;而只要人在天地之间还存活一日,正义和良知就不会殄灭。不能把历史背后的道义讲出来,不能把历史运作评价是非善恶的尺子,那就是孔子的罪人、是良知的罪人。是为了古人,当然也是更是为了我们心底那个想要燃起腾腾烈火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