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者的信仰之路是一条窄路,是一条中国人追随的路,更是一条跨越各个王朝,永远向上的道路。」8月23日下午,12个家庭和来自各行各业的三十余位青年、成年学友,在「儒门朝圣」文化亲子营的授课现场,孔阳先生如是说道。

这不是我们的学友第一次踏上圣贤所在的地方。2018年,循着明末义士斗争的身影,循着阳明及其后学的足迹,「忠义江南」中华文化修习营和「阳明归来」儒家文化修习营的脚步已然踏过江南——这片在四百年前,诞生过无数殉道者的土地。

点击图片,了解两期修习营内容

 

而这次,我们选择了曲阜,这片儒家的圣地,来完成我们的「朝圣」之旅。

 

在三日的行程中,50位营员齐聚曲阜。面对古圣先贤,在孔阳先生的讲授中,他们将学习儒门礼仪,感受儒门道场,践行儒门工夫,建立儒家的信仰

 

8月23日

23日早间九时许,「儒门朝圣」文化亲子营正式开营。孔阳先生致辞说,「我们来到曲阜,是为了朝圣,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这是一个庄严的时刻。」

唐吴道子所画《先师孔子行教像》

 

随后,孔阳先生讲授了儒家的神圣传承,和儒门「学」的精义。先生说:「『学而时习之』,学是学习儒家工夫。儒家工夫做起来,人立刻就有快乐。」儒家传承的工夫,既是世代传习的精严礼义,又是属于内心本然的「直道而行」。

8月23日上午,孔阳先生为学友讲解儒门「直而有礼」的传承

 

本次亲子营,每位营员身上的文化衫,都印着「志于学」三个字。每一位营员年龄不一,地域各别,他们参与本次「儒门朝圣」也有自己不同的机缘。但正如本次亲子营的导师王舒墨学友所说,「在这一刻,每一个『志于学』的人都是庄严、肃穆地面对着孔子;齐一、平等地迈向形上之路。」

 

《曲礼》云:「人有礼则安,无礼则危。故曰:礼者不可不学也。」《中庸》云:「礼仪三百,威仪三千。」无论贫富,不避长幼,当一个人躬身下拜时,他的生命却可以昂然自立,带着永恒的温暖与尊严。

 

下午至晚间,孔阳先生一一讲授了儒家的相见礼、饮食礼,还有面对圣贤的祭祀礼。并邀请王舒墨、王鹤两位学友演礼示范。

 

晚间的礼仪排演计有三场:成人面对成人、孩子面对孩子、以及孩子面对自己的家长行礼。王舒墨、王鹤、王佳一三位导师则在场中示范,引导营员们在行礼时调整礼容,体会自己的内心,营员们渐渐从礼中找到了「立起来」的感觉。

8月23日晚,学友们演练相见礼、祭祀礼

 

来自北京的王建华学友流着泪说,「当孩子面对自己行礼时,真觉得孩子不一样了,孩子的身上有『天爵』,她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在行礼。」几乎在场的每一个家长都流泪了,儒家的礼,超越了家庭关系,带着永恒的高度出现在亲人之间。

8月23日晚,小学友们各自向父母、长辈行跪拜礼

会场中,许多家长都流下了眼泪

 

14岁的冷学方学友说,「这次父母没有在场,我竟是给先生行礼。先生是一位温和的先生,就像一轮太阳,温暖,又让人不敢侵犯。」孟子曾说「礼门义路」,儒家的大门正是一座礼门,是礼让人冲破当下的自我,定住自己纷乱的内心,不断向上,获得尊严,恢复人本然的「直」的品质。

 

8月24日

24日八时许,阳光渐炽。营员们带着「志于学」的状态,前往孔林,踏上「朝圣」之旅。在路途中,小学友们也都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前一天先生所授的儒门工夫,儒家「学」的意蕴,似乎仍然在学友们心中发荣滋长。一路上,大家静默无语。边上即是游人、商贩,但在大家的眼前,只有一条通往孔子墓园的直道。

 

王舒墨担任了本次「朝圣营」的赞礼。当他唱出这声「列班」时,全场肃然,游人亦为之一震。许多人驻足,不由自主地站在一旁安静观礼。随后,主祭孔阳先生进献鲜花,诵读祭文。先生同与祭诸生一同行三拜之礼,复行三鞠躬之礼。

8月24日上午,学友们在孔子墓前庄严致祭,行三拜之礼。时值孔子诞辰2570年

 

此时,有不少陌生游客也在两侧跟着学友们一同向孔子行三鞠躬礼。也有围观者在礼成之后感叹:「你看看人家。」

 

本次祭祀礼是孔阳教育团队首次以「朝圣」的名义来到曲阜,面向孔子行礼。年仅8岁的小学友毛玥函在此后分享自己的感受说:「当我向孔子行礼时,感觉自己脑子是空的,自己不重要,孔子是重要的。」来自湖南的祝杏元学友说,「先生祭文中说的『万死不辞,勇者归来』,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的天爵,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束缚自己。我既感到幸运,也非常的懊恼,自己为什么没能早些了解儒家,了解孔子真正的高度呢!」

孔阳先生携学友们在子思子墓前庄严行礼

 

礼成后,营员们瞻仰片刻,又在子思子墓前行三鞠躬之礼。正如先生在开营式中所说,「这是我们内心的一场朝圣之旅。」此刻,每个人都是独自面对圣贤,体会着向上的最真实的自我。

王舒墨学友在曲阜孔庙「成化碑」前为参营学友讲解碑碣背后的历史。此碑上书「孔子之道,天下一日不可无焉」。体现孔子所传之道统在明代得到了传扬。1966年,来自北师大的红卫兵打砸孔庙时,此碑亦被拉断,虽经修复而创痕仍在

大成殿前的孔阳先生和王舒墨学友

随后,先生和营员们同游孔庙。由导师王舒墨为大家进行讲解。文革期间被拉断的碑碣,大成殿前色彩斑驳的「生民未有」匾额,杏坛左侧东庑中历代先儒的神位,以及鲁壁和它所象征的恐怖氛围和书简焚烧的熊熊烈火……我们不是作为一个游览者赏览古迹,观察历史;而是作为一个正直的人,直面历史、正义和是非。梁惠琳学友回忆说:「在这里,伴随着舒墨学友的讲解,自己益发清晰地感到:这是一座圣地,圣地必须得让儒者来维护。这样,自己跟古圣先贤才是没有距离的。」

营员导师王鹤同小营员们整队前行

孔庙大成殿前「生民未有」匾额

孔阳先生同学友们参谒孔庙东庑

下午,营员们回到住处,聆听孔阳先生讲授《孟子和战国儒门》,感受孟子的精神高度。有学友表示,「此后,即使端一杯水,都有一种朝圣的感觉。自己就要像儒者,像勇者一样活着。」

 

8月25日

每日行前,学友们都会以「孔阳读经法」诵读《论语·学而》这篇经文,不少学友从读经法中收获了不一样的感受

 

25日早间,营员们乘车赴孟庙、孟林,瞻仰这位战国时代的儒门亚圣。

 

孟庙中有很详细的孟子轶事,包括耳熟能详的孟母三迁,孟母断机,孔阳先生却说,孟子最根本的高度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精神。要知道这个!儒家自始至终的传承都是这样的高度。在连年战乱,杀人盈野的时代,始终有一位儒者,说「虽千万人,吾往矣!」告诉人有上天赋予,任何权力都无法剥夺的「天爵」。

孟庙前悬挂的「守先待后」匾额

孟子曰:「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

 

在孟庙「守先待后」的匾额前,孔阳先生驻足半晌,神色沉凝,叮嘱道:「孟子正是要守住孔子所传的道,以待后世的儒者将之重新兴起。」本次亲子营负责人张珂学友后来说:「先生讲得真好!今日我们这些儒门后学到了这里,正是希望不辜负圣贤,不辜负天道的召唤,接续形而上的高度,让儒家再次兴起!」

孔阳先生参谒孟林

 

在孟林中,则是另一番景象。一条神道从牌坊处一直延伸到孟子的墓前。孔阳先生带着18位小学友,一同向孟子行礼,随后成年人也顺次上前行礼。此地空间虽然狭小逼仄,但每一位学友的脸上,都带着凝重而安定的神色。严守礼容,人内在最直的品性也正在此时彰显。

成年学友在孟子墓前行礼

营员们流连半晌,才从孟子墓前列队离开。其时,日光朗照,天气澄明。

 

下午,孔阳先生为每一位学友颁发了结业证书,同营员们交流三日来的感受,并做本次亲子营最后的致辞。先生说:「我们是儒门归来,儒门认亲,儒门如何认亲?有工夫,按照孔子的要求去做事,那是孔门的弟子;没工夫,那算什么?」

8月24日深夜,孔阳先生为学友们的结业证书签名

 

下午五时许,本次「儒门朝圣」文化亲子营圆满结束。学友们依依不舍,在会场中徘徊许久,各自致意、告别而去。但同时,他们也清晰地知道,自己的人生道路,在这三日的行程中,已然进入了儒家的历史。

本次「儒门朝圣」文化亲子营团队

在孔庙前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