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最终治好我的抑郁状态的,不是著名的大夫,也不是心理学,而是在做儒家修身工夫时收获的帮助。」

2019年12月14日下午,孔阳国学工作室主办的「儒家与身心健康」座谈会在北京市朝阳区顺利举办。工作室创始人孔阳先生和五位通过儒家在身心健康问题的解决方面得到启发的学友进行了约三个小时的座谈。这五位学友中,有在高校从事心理健康工作的专业人士,也有曾为抑郁症困扰的大学生,还有关心子女健康成长的家长。他们通过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为面临身心健康问题的朋友提供了来自儒家的参考。

 

约200位朋友通过现场和网校参与了本次活动。

 

1

內在的温暖和生机

第一位分享的是冯丽敏学友,她是一所高校的心理咨询中心主任,有着十余年研究心理学、从事心理健康工作的经验。2017年开始在孔阳国学工作室学习儒家。她表示,学习儒家,对自身身心状态的调整,专业理念的整合,乃至信仰的确立,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冯学友曾经在工作方面遭遇过很大的挫折,还造成了多年难以解决的遗留问题,使自己身心俱疲。但儒学「以直报怨」「直而有礼」的处理问题的方式,给了她很大触动和启发,促使她主动出击,顺利解决了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

 

自身问题的解决,也使她开始从儒家的视角重新思考心理学的理论。儒家认为,人都具有形而上的精神生命,体现为人内心的仁爱与温暖。冯学友经过实践发现,这种温暖为学生提供心理咨询时,可以发挥重要的功能:

 

「有一次,一位咨询师在给学生咨询的时候,学生一下子失控了。咨询师找我帮助,我也一开始也感觉有些无措,但是忽然想到,可以先用温暖稳住她的状态再说。我发现,内心的温暖首先温暖了我自己。我去掉了很可能影响情绪的房间里的因素,先用肢体温暖她,之后谈话了大概10分钟,她的情绪就稳定了下来,并和我达成了约定。」

儒家的温暖像太阳一样,有一种内在的生机,可以温暖自己,还可以营造一个温暖别人的场,让来访者尽快降低心理防御机制。有了这种温暖,咨询师更能直面学生的内心,直面学生的心理需求,而不是担忧其他的事情,站在学生的角度,切实感受学生的心理状态。那些心理学技术、疗法的运用,也就更加有效率了。

 

2

过则勿惮改

第二位做分享的于长安学友是一位医务工作者,他主要从子女教育的角度讲述了儒家带来的影响。在分享的开始,于学友播放了一段他和自己上小学的孩子玩耍的视频,当孩子比较无理地哭闹的时候,他和孩子说:你要好好和爸爸说话。」这时,孩子的状态很快发生了变化。

孔阳先生在分享中同于学友交流

 

于学友表示,之前自己曾采用一些比较严厉的方式管教孩子,虽然孩子表面上听话了,但心里并不服气。一次,上小学的孩子甚至向母亲抱怨:“什么人啊,还打我,长大了我要还回去。”这件事情促使他进行了反思:

孩子的变化是非常快的。在孩子成长过程中,进行教育引导的时候,要得到孩子真正的认同,需要我自己在修身上做得好、有儒家的工夫才可以。

 

后来,于学友向自己的孩子道了歉,并说明,自己对他的管教,是因为的确有的错误不能够犯,需要及时制止才可以。现在,他在和孩子一起学《论语》,他说:

读《论语》,使我可以保持内心和孩子贴紧的感觉。当孩子遇到问题的时候,我更可以及时走进他的内心。在很多方面,有了处理事情的坦然、自信。

 

3

「修自己」

王书斌学友是一位大学教师,同样也是孩子的父亲。他上初中的女儿在学习成绩、乒乓球竞技方面都有着十分优异的表现。但在接触儒家、接触国学之后,他对自己的教育方式开始了反思:

 

我把我的重心都放在了孩子身上,我觉得我是为了孩子活着,这一生是为了孩子,我所有的所有都是给孩子,我所有重心压到孩子身上。孩子会很累,他寄托了家长太多的东西——比如希望孩子乒乓球比赛第一,输了,我会说,怎么打得这么臭啊,干脆别学了,之类的。这样,就把孩子很多东西打断了,而且为人不直了,会迎合家长、迎合老师去说话,有的东西干脆就不说了。

 

学习儒家之后,我开始做修身工夫,重心开始放在自己身上——修自己。不是不管孩子,但是对孩子成绩看得不是很重了,这样之后,孩子就感觉轻松了一些。

王学友分享自己教育女儿的心得

 

随着自身心态的调整和教育方式的变化,孩子对成绩也不再那么敏感了,但成绩并没有因此变差,在乒乓球竞赛当中,由于心态的稳定,发挥甚至变得更加出色。

当别的同学甚至老师嘲笑某个同学的时候,我家孩子没笑。当别人表现得很冷漠、看笑话的时候,我孩子是带来温暖——我关注的是孩子这方面的东西。

在王学友的影响下,他的孩子也逐渐对儒家产生了认同与向往。

 

4

君子不器

孔阳国学工作室执行长张珂也是本次活动的分享人之一,她带来的是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十年留学生涯中,与自身的不良情绪斗争的往事。

 

2008年,张珂学友高中毕业。由于未能考入理想的大学,她选择了去意大利留学,并顺利进入了世界名校、有近千年校史的博洛尼亚大学攻读法学。最初的学习以学习意大利语为主,生活非常顺利,但在正式开始法学的学习后,她感到了压力:

有一门专业课叫私法,非常琐碎,考了6次都没有考过。如果第7次考不过,不但不能考其他的专业课,而且可能不得不辍学回国。我的心理压力特别大。虽然最终通过了,但之后学习法史、古拉丁文时,困难更大了。同期的意大利的学生已经考了7、8门,我才过了3门。

 

在巨大的压力下,张珂学友的内心崩溃了,无法完成考试,也无法接受老师、同学的关心,整天闭门念书,却由于巨大的恐惧看不进去,甚至由于怕母亲担心,尽管每天都和母亲通话,但所有这些都不敢向母亲倾诉。她甚至感到厌世:

我当时患胃炎,但是还是吃坚果一类的东西,结果因为胃疼得晕过去了,倒在了地板上。醒来,第一个想法是,我怎么没死呢。有一次,有一个老太太向我问路,话音刚落,她就在路上被车撞了。我当时不但没害怕,还在想,如果是撞死我最好了。我当时想,如果是意外死,大家就不会知道我其实是自己想死了,这样挺好的。

张学友分享自己以儒门修身工夫超越的经历

 

2012年5月,博洛尼亚近郊发生地震,张珂学友以此为契机回到了国内,重新学习了孔阳先生讲授的《中华人文精神简史》,王阳明弟子为了捍卫老师,放弃科举的史事,使她非常感动,同时意识到,上什么大学并不能决定一个人。随着儒学学习的深入,她最终彻底地超越了内心对学业成败的忧惧。以坦然的心态,完成了学业。并且意识到,自己真正向往的、适合的道路,是儒家闻道、传道的事业。于是在毕业后,作出了回国全职为儒家事业服务的选择。

 

5

直面并超越

张艺锐学友是一位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她讲述了自己通过儒学的修身工夫,促成抑郁症好转的心路历程。

张学友分享儒门修身工夫对自己脱胎换骨的改变

 

张艺锐学友在高中毕业后开始接触儒学,在上大学之初,非常热衷于工作室举办的各种活动,甚至不惜每周多次往返20余公里参加。但这种热情,由于没有适当的引导,反而转化为了一种偏执:

我变得特别自我,觉得我都对,每天飞扬跋扈。身边的学友、老师也提醒过我。但我当时完全不在意,觉得自己在做最重要的事情。甚至为此和同学发生了争执。

 

由于课业的荒疏,张艺锐学友付出了留级的代价。这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也因此陷入了抑郁状态:

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一天,因为自己过去学习等方面一直都很优秀,但一夜之间自己变成了一个差生。这件事造成了一种挥之不去的阴影,我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攥住了。不敢和同学联系,怕他们瞧不起我,怕学友问起来我的学业,每天都是一个人,不和人说话,切断了和外界的联系。也不再主动参加儒家的活动了。

 

在2019年的上半年,张艺锐学友被确诊为抑郁症,在这期间,她甚至尝试过自杀。

 

2019年夏天,她硬着头皮参加了工作室的志愿者大会,这次学习,给她带来了重新开始的转机:

那时候,晚上和学友们一起排练合唱,所有的郁闷我都不管了。再听先生讲礼,讲工夫,就好象一切重新开始了一样,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先生、第一次学习儒家。我感觉重新睁开眼去看我之外的东西了。我当时和先生说,『我在』,是一个状态。先生说,我说的好,应该记住我说的话。那个时候,我觉得抑郁好转了。

 

十月份开始学习《儒家修身工夫》之后,感觉真正做上工夫了。我觉得『直而勿有』,勿有非常关键,做工夫得到了一些感受,如果停在那个地方,人就停下来了,要『直而勿有』,不断向上超越,就永远不会闭塞、逃避,而是有另外一种生活方式——直面,并超越。

 

我自己的经历,证明了儒家的效验,我真信了儒家。今天我想把这样一条向上之路带给学友们。

 

6

在最后,孔阳先生作了总结的发言,他谈到,儒家的修身工夫在改善人的身心健康方面有切实的效用,特别是在心理健康问题方面,儒家可能会发挥出不可估量的作用。

只要问题是现实的、真实的,儒家就能探索其解决之道。

 

如果您希望更加深入地了解本次讲座内容,欢迎扫码购买本次课程,在孔阳国学堂网校收看。

撰稿 / 田九七

图文编辑 / 曹晓璇
摄影 / 邓迪

 

儒门谈话

从2019年5月以来,孔阳国学工作室开展了「儒门谈话」项目。该项目是工作室推出的付费谈话项目,由孔阳先生作为主要谈话人。由北京中医药大学的青年儒者负责具体工作,由高校心理咨询中心主任担任项目顾问。对情绪、心理等现实层面的问题感到到困扰的朋友,可以通过预约与孔阳先生进行单独的交流,尝试用儒家的方式为内心的问题寻求答案。该项目对谈话者个人信息完全保密,目前仅面向孔阳国学堂「儒者之友」正式会员及会员亲友开放预约。

 

如需预约

请添加项目负责人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