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翔非是中国儒学推广的领军人物,他在二零零六年博士后出站后,拒绝了两所大学的聘书,选择到北京四中主管国学教育,是中国第一位专职国学教师,同时创办了孔阳国学工作室。孔阳是朱翔非的笔名,孔阳国学工作室已有十三年历史,举办讲座、研讨会,弦歌不辍,朱翔非曾在二零一一年央视《百家讲坛》中主讲《中华孝道》。亚洲周刊专访朱翔非,谈谈中国社会未来儒学的发展,以及他推动儒学的心路历程,以下为采访摘要:

 

中国当今的民间儒学发展情况如何?

 

当今的中国没有真正的民间社会,也可以说没有过去所说的民间社会,有的话,也是新的民间社会。我过去也长期在中国国学中心工作,所以我推动的儒学发展,是要结合体制外和体制内的力量,不必区分体制内和体制外。

孔阳国学工作室创办人朱翔非:中华民族儒学推动者

 

所以你推动的是「中华民族儒学」?

 

是的,可以这么说。

 

你觉得儒家在当代能有什么样的活力?能对中国当代的道德状况起到怎样的作用?

 

一是对于整个人群都有感召作用,二是儒者传承「道」,「道」是形而上的追求,是终极关怀,亦是有理性,不语「怪、力、乱、神」,具有理性精神。当今的中国面对着「礼」的断层,道德滑坡也是显然易见,今天的儒学需要真正走到人的心中,过去的一些观念「仁」、「义」都说了很多,但更重要的是「工夫」,要真正的实践,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慈爱之心。

 

你致力于推广国学、儒学,您希望对中国社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儒学和国学基本上应该没有区分,儒学可以等同国学,儒学是人安身立命、赖以生存的基础。儒学在当代不缺乏论述,而是缺乏真正的儒者。

 

梁启超:反对帝王将相家史

 

那真正的儒者应该有哪些条件?

 

首先,这个人要直道而行,追求的是「形而上为之道」、「朝闻道,夕可死」的高度,然后不语「怪力乱神」,有终极关怀的才是儒者,没有的不是,表现在所有方面。

 

我们想尽量改变这样的现状,真正弘扬儒家,不在于会不会文言文,而在于有没有信仰,只要相信就可以,不是背多少就可以,背少了就不行那是科举制度。过去儒家的信仰者,有文盲、有手工业者、有商人,不光是只有知识分子。

 

另一方面,我们要把历史传承,梁启超说过去很多历史都是帝王将相的历史,某些儒者在帝王将相的社会甚至受到打压。古代王朝结束了一百多年,但我们没有把历史说得够好,没有把儒家的历史真正反映出来。近代中国的儒学在二、三、四十年代才真正的发展起来,比如说马一浮、钱穆都是真正的儒者,我们依然需要把历史的真相说出来。

 

 

 出自亚洲周刊2019年第33 18